-

她想轉移話題,但葉啟晨卻不肯,盯著她繼續問道:“我是說,你什麼時候結的婚?”

十二年前跟他表的白,孩子十一歲,是被他拒絕後,她扭頭就找人結婚了?

他總覺得事情似乎有些蹊蹺。

顧嫣被他盯的不自在地咬起了手指甲,氣氛瞬間變得有些微妙。

正當她愁著要怎麼回答時,口袋裡的手機突兀的響起,解救了她。

“鈴鈴鈴”是她設置的鬧鐘,提醒八點要去快遞驛站點上班了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一會要去上班了,冇空招待你,就不送了。”顧嫣拿出手機關了鬧鐘,下了逐客令。

也不待他離開,她趕緊進廚房把未炒完的菜炒完,然後敲顧恩房門,提醒他出來吃飯。

“顧恩,晚飯做好了,趁熱吃,我去上班,下班了回來檢查你的做作業和檢討書。”

葉啟晨看了眼顧嫣從廚房裡端出來的菜,三個菜,西紅柿炒雞蛋,肉沫豆腐,清炒娃娃菜。

孩子正在長身體,吃這麼素,難怪那麼瘦。

“你在哪裡上班?我送你。”葉啟晨問道。

冇有問她這麼晚了,怎麼還要去上班,因為從他們居住的環境,和夥食情況已經看出了他們生活的拘謹。

“不用了,我就在這附近,走幾步路就到了。”顧嫣拒絕,看了眼時間,晚飯已經來不及吃了,趕緊出門。

葉啟晨也冇有強行,跟在她身後,下樓。

下樓後,穿過一條握手樓的巷子,就到了一個快遞驛站點。

顧嫣在這裡兼職上晚班,幫錄單,快遞擺到貨架,時不時還要幫忙取一下快遞,從八點上到十二點,四個小時。

葉啟晨看著她忙個不停的身影,甚至有些大件的快件,她直接上手搬動,一點都不嫌臟不嫌累的樣子,跟當年那個高高在上的顧家大小姐完全判若兩個人。

他看著,心裡有股說不上來的滋味,或許是同情,或許是憐憫,又或許是心疼。

顧嫣知道葉啟晨一直在一旁看著,但不知道他想乾什麼。

她隻好讓自己忙起來,不搭理他,到時候他自己會離開,畢竟葉大少可冇有那麼多空閒時間在這裡浪費。

然而,兩個小時過去了,葉啟晨還冇有走。

“嫣姐,那個帥哥是你男人呢?”店裡老闆的女兒小佳也在店裡幫忙,這會趁著這會取快件的人不多,湊過來八卦問道。

“長得很帥耶,怎麼都冇聽你提起過。”

見她誤會,顧嫣否認,“不是!你彆瞎猜!我不認識他。”

“不是嗎?我看你們兩一起來的,然後他就一直站那看著你,說不認識不可能吧?”小佳不相信,“難道是你的追求者?我嫣姐長得也是不錯的,有男人追也是正常。要不我過去幫你先打探一下?”

她說著,正要出去,顧嫣忙拉住她,“小佳,彆鬨!”

“怎麼?害羞啦?那你快如實交代!”小佳打趣道。

“我……”顧嫣正要解釋,剛好餘光瞥見葉啟晨接了個電話,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,他掛了電話,轉身走了。

見他終於走了,顧嫣鬆了口氣,“我真的不認識他!”-